花间酒.

韶华花间酒,再遇林间客。

【朝耀】Shine Like Stars

  Chapter 2

#中长篇#慢热#非国设#ooc

       “你还好吗?”
       亚洲青年认真地看着他,床边的窗帘被束起,阳光透过有些泛黄的玻璃照进房间,青年的墨金色的眸子映着阳光甚是好看。眉目间透出的年轻气息无与伦比,这令Arthur感到舒适。青年额前的黑发有些被别到耳后,有些就直接垂下来,还有一个小辫子搭在肩上。
       他并没有急着回答青年的问题,而是观察着这个房间,木质的地板有些陈旧,不过挺干净的,这踩上去会不会嘎吱作响?Arthur有些好笑地想到。木质的家具,根据清晰细致的木纹来看,这应该是胡桃木,上面雕刻有精巧的花纹 。还有这张床,也是胡桃木做的,但是设计比起其他家具要简单很多,除了床头的两朵被雕刻得十分逼真的玫瑰别无其他装饰,床单是淡淡的茶色,这有些像他的眼睛。
这些并不难让他看出这儿的主人过得还是不错的,可以说得上富裕,但是这慵懒和华贵的气息一点也不像那个青年,只有那张床,倒与青年有些相似。

       嘿,我的衣服好脏。

       Arthur如是想到,这是否弄脏了青年的床单,他坐了起来,想看看床单。
       “我并没有把你的衣服换下。”青年在床边脸带笑意地看着Arthur,他觉得Arthur这些动作很可爱 。“我认为这会对你有些不尊重。你的伤并不严重,可以活动。现在,你需要一次热水澡和干净的衣物。”
       青年把早已准备好的衣服拿来。“你可以自己?我是说......热水已经放好了,我带你去。”
       Arthur没有说话,只是跟着青年去了浴室。
       待青年退出以后,他脱掉了了自己的衣服,准备走进浴缸。
       “抱歉,但我觉得你需要我的帮助。”青年敲了敲门。“你的手臂上还有伤。”
       “谢谢你的好意,但是不用。”这是王耀听见他说的第一句话,声音不错,这让他想起了在伦敦喝的那杯温热的红茶。
       Arthur在里面别扭地抬了抬已经被包扎好的手臂,这让他的伤口有些开裂。
       “说真的,我觉得现在不是讲究面子的时候。”王耀眉头微皱,手已经扶上门把手。
       “听着,我很感谢你的帮助,但是真的不用。”
       Arthur疼得眉头皱在一起,但还是拒绝了青年的好意。
       “别让伤口碰到水。”王耀也不愿强求那人,转身回到书桌前开始写些什么。
       Arthur受伤的手臂搭在浴缸边,水流包裹着他的身体,水温恰到好处。他花了很长的时间把自己打理干净,又花了很长的时间思考前面发生的事情。青年并没有追问他怎么来的为什么会这样又或者来自哪里想要做什么,这对他来说感觉很不错。

       浴室有个小窗,阳光从那儿照了进来。

       Arthur站在镜子前,镜子边角像窗户玻璃一样泛黄,黑色的边框上刻了几个英文字母,“salvation”(救赎),他跟着念了出来,很明显,这是人用锐器刻上去的,并且用力不均,所以也刻得深浅不一。Arthur并没有过多在意这个词,他更愿意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多年的训练让他的腹肌较为明显,阴影让腰部的线条显得比平时更加流畅有力,上面有几道小疤,具体怎么来的,他也记不清楚。他的锁骨很漂亮,又长又直,看上去肩峰上有两个小凸起,有人说这是恶魔骨,而肩上的凸起,就是一对恶魔角。水滴顺着他的锁骨流下,看起来十分性感。还有他的眼睛,柔和的祖母绿,当这双眼睛盛满笑意时,总会让人移不开眼。
       “长得不错。”Arthur这样说,但说完以后就觉得自己非常愚蠢,竟然开始欣赏起自己的身体,这个认识让他的脸有些红。
       Arthur穿上了青年的衣服,简单的白色衬衣,比较合身,但裤子就有些短,不过他并不在意。
       他小心地推开门,不过那声拖长的“吱呀——”还是引起了王耀的注意。
       “你洗好了?”他转过身,“Wow,你看起来真不错。”
       这让Arthur想起了自己在浴室的时候,脸又微红。
       “非常感谢你的帮助,先生,水温很好,衣服很合身。”Arthur笑了笑。“我怎么称呼您?”
       “王耀,我的名字。你可以叫我王。”王耀手中的笔动了动,像是想到了什么,飞快地在纸上写下了一串数字。但几秒后他又皱着眉头把那串数字划掉了。他叹了口气,把笔扔开,托腮沉思了几秒,手指有节奏地敲击着桌面。
       “Arthur,我的名字。”
       “好的,Arthur,我记住了。”王耀扭头看向Arthur。“很抱歉,我有些事要做,必须得出去一趟,几个小时候我就会回来。如果你愿意,可以在我回来的时候把你的故事告诉我。”王耀起身走向厨房。
       “这儿有一份早餐,你要吃了它。一会儿我回来的时候如果看在它还在那儿——我会很伤心的 。相信我,你不会讨厌它的味道的。”王耀笑着看向Arthur,“别乱跑,待在这儿。”他转身走到门口,戴上一顶黑色的帽子,微微偏头。
       “再见。”
       “再见。”
       两人的嘴角都扬了起来。
       王耀一向很相信自己看人的水准,Arthur不是那种一转身就会把他家里的财物洗劫一空然后逃走的那种人,这大概是这个侦探这次戒备心这么低的主要原因。Arthur也觉得很奇怪,对他来说如果是他,他也早把自己扔给警局处理了。
       Arthur把早餐吃了 。他并不是很饿,但他不希望王耀难过,况且,味道都还不错。Arthur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正如王耀所想,他对华贵的家具不感兴趣,观察这些东西只是因为他想从它们身上找到一些主人的影子。
       通向阁楼的楼梯在这屋子里显得甚是诡异,地板很干净,但楼梯很脏,木质的边缘甚至已经翘了起来。这让Arthur感到不解和好奇,这种地方应该勤加打扫和维修才对。
       他独自走上了阁楼,这仿佛是个完全独立的地方,腐朽的地板有些霉臭,灰尘积了很厚一层,他走过的地方都有明显的脚印 。上面堆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过时的杂志,坏掉的椅子,封面已经看不清的书,还有一堆信件。处于礼貌,Arthur并没有翻看信件,倒是角落里一架钢琴引起了他的注意。他走近钢琴,上面的琴键都还完好,只是落满灰尘。他的手指轻轻按了其中一个键,声音浑厚低沉,他一个键一个键地按着,都可以发出声音。只是,有一个琴键的音不太准,他又反复按了几次,确实声音偏小,音准不对。
       奇怪。
       不过他也不想多管闲事。
       他走下阁楼后回头望了望从面前楼梯开始出现的明显的一串脚印,这才让他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些失礼,或许他该在王耀回来后道个歉 。
       Arthur靠在窗前,时候不早了,清晨的薄雾已经散去,阳光洒在这个城镇上,不像伦敦,工业化在它身上留下了过于深刻的痕迹。这是一个传统的欧式城镇,远望去还有一个教堂。

       等他回家吧。

        “我想想,这是本周第三次发生这样的事情了,对吗?”王耀站在警官面前打量着地板上身体扭曲的女孩,随后走到尸体前,用随身携带的笔轻轻压了压已经出现融合现象的尸斑,尸斑随着这个动作退色。“死亡时间大概在6到8小时之前。”他语气笃定,让人信服。

@林间客 日常呼唤帮忙改文的可爱quq。
【诸位来找我玩呀w】

【朝耀】Shine Like Stars

#非国设 #中长篇 #ooc

—— “你看,这是我的心,在这里。”  
     “你的心也在这里。”
     “我希望它永不跟随我,别知道以后我所经历的一切。”
     “我会亲口告诉你。”

—— “嘿,我的爱人。”
     “你真是耀眼得像一颗星。”
     “可我只看见了你的光芒。”
     “我看不见你。”
Our love story shines like stars.
Our love story follows the heart.
Start now.

Chapter 1

(上)

    “Perry,你打算什么时候娶她?”
    “这次回去我就娶她。”Perry的眼睛好看得像身后这片湛蓝的天,金黄的睫毛轻颤着,眼底尽是掩不住的喜悦。
   “Maria,可真是个好姑娘。瞧瞧我的Perry。”Arthur见过Maria,很漂亮,优雅大方,和Perry站在一起就有说不出的般配感。Arthur用手揽住比他略矮一点的Perry的肩,“看。”Arthur另一只手指向天空。“你征服了它,Maria征服了你,这说明什么?”
    Perry摇了摇头。
   “我们的灵魂寄托于使命和爱情。”Arthur微眯起眼,打量着那片天。“你在哪啊。”这话说得很小声,无奈又带着点期待,但Perry还是听见了。

    Arthur和Perry都是飞行员,不算什么王牌但技术都还不错。Arthur只比Perry早来队里一年,但Perry依旧很佩服Arthur,他似乎从不慌张,这总让Perry觉得他或许是个跟死神有什么关系的狠角色。即使如此,当Perry看见Arthur为这些事愁眉苦脸还是忍不住笑。
   “你小子。”Arthur在Perry头上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这让Perry的军帽有些歪。
   “We are brave soldiers,we have brave hearts……”Arthur又开始哼了,他告诉Perry这是英国一个流浪的诗人为他写的,调子又是某个作曲家为他谱的。
    不过似乎,每次调子都不太一样。
    两个年轻人就坐在原野上互相倾诉着彼此,金色的阳光让他们的背影有了一层淡淡的光晕。遇见彼此让他们感到幸运,明明几年前从未见面,但又似相识已久。让Perry从Arthur或Maria之间选一个他可能永远也选不出来,而Arthur,他现在拥有的是天空与繁星,还有Perry。

(下)

    真是个奇怪的夜晚,Arthur觉得这一切真是安静得可怕。没有虫鸣,没有星光,连月亮都瞧不见。
Perry坐在火堆旁,火焰把他的脸庞烘得暖红。他低头望着手里的军帽,里面用蓝色的丝线绣了一个单词“Maria”,很小很小。
   “我亲爱的Maria。”
    Brandon坐不住了,直往Arthur旁边挪,Arthur只是笑了笑,望着Perry。

    警笛响了,声音十分刺耳。

   “上帝啊,这可不妙。”Brandon望着已经比较昏暗的天空。
    明白任务后的Arthur和Perry一言不发地走到自己的战机前。Arthur望着旁边不远处的Perry,他眉头微皱,不知道在想什么。
    “Hey,好运。”Arthur笑着正了正飞行帽,朝Perry喊到。
   “You ,too.”Perry也笑了。
情况真的很糟糕,本来已经不早的时辰加上浓厚的乌云,敌机隐藏得很好,至少不能直接看到,微弱的信号灯光在云层里若隐若现。
   “God……”Brandon叹了口气,紧握着操纵杆。
这样的情况Arthur不是没有遇到过,只不过这次敌人们学聪明了点,并没有一昧地攻击也没有成队出现在他们的领空,敌机是分开行动的,并且间距较大。不过这也不用太在意,毕竟,就只有这些伎俩。
    “嘿,Perry,别紧张。”直觉告诉Arthur,他应该这么说。
     沉默良久。
   “我认为我的操纵杆失灵了。”
   “现在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Arthur并不是不相信Perry,而是这种事发生的概率实在是小。
    又是一阵沉默。
     这让Arthur有些急躁。他隐约能看见一架墨绿色的战机,他试着用机首的枪弹口瞄准敌机,但不幸,那架战机微微朝左一偏又没入了云层。
   “Arthur,别担心。”
    “记住我们都是勇敢的士兵。”
     Perry关掉了通讯设备。
   “Maria,我愿你不知道这儿所发生的一切。”他默念着。
    “什么!?”
     话音未落,Arthur前方的云层被爆炸产生的火光照得通亮。轰鸣声几乎刺穿他的耳膜,他眼睁睁地看着两架战机坠向大地。Arthur几乎忘了该做什么,他的战机很快掠过了那一切。       
   “Perry!”
    “Damn it!”
     他看见Brandon的战机坠毁,另一架右翼起火,在空中做最后的挣扎。他也击中了几架敌机。后来,他的尾翼被击中了。

     Arthur回到地面后尽力记起这些事,可能是上帝比较眷顾他,他没有被逃生舱门打开后的飓风般的气流击晕,也没有掉在什么奇怪的地方。他现在就躺在一片原野上,忽略远方战机的残骸,风景不赖。Arthur没有心思想这些,准确地说,他无法思考,这让他觉得比死了还要痛苦。

     Perry死了。

     这种感觉就像肋骨被重物直直压断后又刺入心脏,并且他还活着,死不了,他必须得尽数承担这些痛苦。
太痛苦了。
     Arthur在地面上躺了很久,像死去一般。然后又直直地坐起来,用随身携带的军刀刺入了自己的手臂,不足以让这条手臂失去运动能力,但产生的疼痛足以让他清醒一些。他的那双祖母绿的眼睛望着漆黑的原野,没有一点灯光,只有远山和树影。星也想拥抱这个士兵,可云层太厚,光透不过来。
     Arthur闭上眼,深吸一口气,睁眼后转身逃开了。
不再寻找营地,不再执着于方向,他仅望了远方的残骸一眼,很狼狈啊。
    “再见,老朋友。”
     他不停地奔跑,没有目的,仅是奔跑。Arthur自己都不知道到底跑了多远。很乱,一切都很乱,他觉得以前自己骄傲过头了了,他的接受能力还没有好到那种程度。他跪倒在地上,手紧紧地抓住胸前的衣服,衣服已经皱得不成样子,原来的颜色已被灰黑色覆盖。指节发白,双唇被咬得毫无血色。这个动作持续了接近一分钟,如果不是他的身体不住地轻颤,这场面就像静止了一样。
    他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都还好Arthur,事情会变好。”这句话像是从紧咬的牙关里蹦出来的。
    很快,他又躺在了草地上,闭上了眼,不能哭,绝对不能哭。他双手遮住已经发红的眼眶,大幅起伏的胸膛和沉重的喘息声可以看出他在努力地克制自己。他听见了悉索的跑过树丛的声音,或许是野猪或者幼鹿,那小家伙似乎想要靠近但最后还是走远了。Arthur睁开了眼睛,这片阔叶林是真的很茂盛,但是他还是能看见层层黑影后的几颗星。
    “我亲爱的朋友,愿你在天堂一切安好,你只需知道,我深爱着你。”他凝视着那几颗星。“你的光芒从不被这所掩盖。”

   “你还好吗?”
     Arthur醒来后看到东方人的面孔让他认为自己可能死在了路上。

     后来啊,Arthur不禁想感谢上帝让我们相遇。

         @林间客 日常呼唤帮忙修改的战友。